安装空调费用高于购买一台空调的价格

  “空调机现象”折射巴西经济断层

  本报驻巴西利亚记者张峻榕

  买空调花了2000雷亚尔,安装费却要另掏2700雷亚尔 (1雷亚尔约等于2元人民币),这种事听起来似乎令人难以置信,却是发生在巴西的真事。

  如今,北半球已是入冬时节,位于南半球的巴西却刚刚入夏。受气候异常影响,巴西今年遭遇了近十年来最热的春天。以巴西利亚为例,往年早应进入雨季的9、10两个月份,今年却总共只下了两场雨,缺乏降水引发持续高温,原本一向不怎么购买家用空调的巴西人也纷纷进店索求“现货”。

  与之相应的,与空调相关的服务收费也水涨船高。巴西售卖家电的商铺均不负责安装,而是向买家推荐安装公司,价格事宜也由消费者与安装者自行商议。问题恰恰就出在这个“自行商议”上,由于缺少统一的定价标准,安装者可以“随意开价”,这就导致了前文所说的“买机器2000,安装机器2700”这种荒谬的现象。

  巴西利亚银行主管毛里西奥告诉记者,同一服务者提供的同一服务,仅在巴西利亚一个城市内就存在着数种完全不同的收费标准:以家电安装为例,对方住址是否在富人区、住户的年龄、性别乃至家庭成员人数都会导致安装商“看人下菜碟”。此外,消费者的国籍更会导致价格的巨大差异———一般针对外国人的开价普遍高出本国消费者一倍有余。

  如此“随心所欲”的服务业收费方式,反映的是巴西经济断层和社会断层两大问题。依靠原材料出口和大宗商品贸易,巴西早在20世纪下半叶就已率先步入了中等收入阶段,加之前政府时期不断提升社会福利和民众补贴,使得民众收入大幅增加,带动了消费和第三产业的发展。高收入引发高从业率,到21世纪初,巴西服务业的从业人口就已超过了全国劳动人口的一半。

  民众对第三产业的从业青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生性崇尚自由和热爱享受生活的巴西人显然更愿意从事工作时间自由、内容相对轻松、收入空间较大的服务业。加上大部分服务业没有明显的从业门槛,如餐馆侍者、售货员、各类场地管理员等,不会对从业者的工作经历、学历和专业技能提出要求,更加符合普通民众的情况。

  但问题在于,大量劳动人口从事服务业已经给巴西带来了至少三项“并发症”:

  一是服务业的“早熟”引发了与之相应的工业萎缩。巴西制造业的产值占比在进入21世纪后屡屡下降,本国工业生产能力严重弱化,导致了工业制成品主要依靠进口、货架上的本国商品“质劣价高”的不健康现状。同时也造成了国家经济受国际贸易波动影响过大的问题,如巴西近年连续经济衰退,就是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造成的。

  其次是缺少从业门槛加剧了人才断层。如前文述,服务行业的“易入”导致了巴西人对接受教育、掌握专业技能的消极态度。除立志跻身精英阶层的少量“上进者”外,相当一部分巴西人选择“随遇而安”,这就导致巴西的阶层差异日益扩大、支撑国家的“中坚力量”越来越匮乏,这恰恰是很多外国投资者在巴遇到用工困难的原因。

  三是过早发育的服务业发展并不健康。缺少行业规范的同时滋生了“投机取巧”的不良现象。在巴西,“办事程序繁琐冗杂、效率低下拖拉”已经成为普遍性社会问题,在服务行业情况尤甚。有朋友告诉记者,在进行跨国货运时,除去起运前就早已谈好的“全款”外,巴西货运公司还时常勾结海关,以各种理由强行滞留货物以索取数千雷亚尔的“滞港费”,给消费者造成极差的消费体验。

  所幸的是,如今巴西政府已然意识到了当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无论是劳工制度改革还是养老金和社会福利改革都针对以上问题作出调整。目前也正逢巴西经济整体恢复时期,巴西中央银行10月23日发布的每周经济数据报告已经将今年经济增长预期再度上调至0.73%,明年经济增长预期则定为2.50%。若巴西能把握机遇真正进行“深度改革”,几近荒谬的“空调安装难”或许在未来的某个盛夏不再困扰酷暑中的民众。

  (本报巴西利亚11月20日专电) 责任编辑:陈忱

相关报道: